九龙坡汽车网

当前位置:

未婚夫的妹妹对她很不友善撞到他们兄妹的相处方法让她很恶心

2019/11/09 来源:九龙坡汽车网

导读

几天后的某个傍晚时分,外面有几声清脆的鸟鸣。纤纤手指按动了琴键,几个音符没有规律响起,冰霜,没有一丝微笑的痕迹,这绝美容颜只剩下了冷凝。

未婚夫的妹妹对她很不友善撞到他们兄妹的相处方法让她很恶心

几天后的某个傍晚时分,外面有几声清脆的鸟鸣。

纤纤手指按动了琴键,几个音符没有规律响起,冰霜,没有一丝微笑的痕迹,这绝美容颜只剩下了冷凝。

房间里有他的味道,江景言闭上眼睛静静地感受着。似乎有光闪过,她睁开了眼,走到窗前,眺望楼下,是他的红色奔驰车停下了,而后他走出车门,车里还走下来了另一个女人。

江景言的眼中充满了无尽的妒忌,盯着那个他身边的女人,而后急忙走出他的房间,关上了门,而后走回自己的房间,对着镜子盘弄了长长的卷发。

他正是那场订婚宴的主角,盛威团体继承人韩若晨。他黑玉般的碎发轻轻地洒在额前,一双眼睛含着笑显得格外的温顺,五官精美得无懈可击。他具有卓着非凡的特殊气质,眉宇间散发着倨傲的贵族气味。

江景言赶紧下了楼,正看见那位俊逸贵气的男子与长相柔美的紫裙女子走进,她的脸上弥漫着纯真的笑意:“哥,你回来了。”

“恩,景言。”韩若晨回她1笑,英气逼人,将外套递给前来迎接的女佣,而后牵起旁边靓丽女人的手:“对了,今晚璐儿住我们家。”

“璐姐。”江景言友好地冲韩若晨的未婚妻打了招呼。

“景言妹妹。”李璐点点头,她大方地递给江景言一个精致包装盒,“今天我去挑礼服,给你也选了一件。景言这么漂亮,身材也好,穿上一定好看!”

江景言看似欣喜地接过礼服:“谢谢璐姐。”

“我与璐儿先上楼了。”韩若晨的语气淡淡的,仿佛不愿意与她多有话语,迫不及待地拉着满脸幸福的李璐往楼上走。

他们从身旁走过,江景言的心里空空的,只是呆呆望着手里的礼服盒,过了一会儿她回过了神才抱着盒子也上楼回了自己房间。

江景言平静地回到了房间后,坐在粉红色的公主床上,想着他们现在在房间里干什么?男人和女人,晚上在房间里还能做些甚么?她越想越是抓狂,完全失去意识地起身去抽屉里翻出了剪刀,再打开盒子里的礼服,很漂亮,是她曾经最喜欢的粉红色。江景言将礼服拿出来看了看,然后一刀,两刀……

隔壁的房间响起了钢琴曲,江景言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听着这琴声,猛然恢复了意识。刚刚自己这是怎样了,李璐也不是坏人,没有做过任何伤害她的事情,可是她就是很不喜欢这个嫂嫂,看着手中已经不成了样的礼服,心中忽生一点点愧疚。

模糊听见那边房间里传来诱人的女人声音,不知道是否是自己的幻听,江景言牢牢咬住嘴唇。忽然间她的脑海中不自然地又想起在宾馆里与那个陌生邪魅男人的激情拥吻,身体有些不自然了。

江景言紧紧抓着床单,想到而房间那头,李璐穿得那末妩媚,哥哥怎样把持得住?何况,脱了衣服,一丝不挂……不行!她忍耐不了。

韩若晨洗完了澡,穿着睡袍弹起一曲月光,李璐沐浴出来,只用浴巾遮掩着白皙完善的身体,坐到韩若晨旁边,安静倾听,等待他弹奏完这一曲。

动人的旋律结束了,李璐温顺地伸出双手围绕住韩若晨,在他耳边轻吟:“若晨,能每天都为我弹奏一曲么,一辈子?”

“好。”韩若晨起身抱起李璐,将她抱上了床。

韩若晨揭开了李璐身上唯一的浴巾,一手抚摸上了胸前的柔软,吻上了她的柔唇。

“嗯嗯~啊。”李璐情不自禁喃喃轻语,小手忙乱欲脱下对方的浴袍。

正在一片美好的无穷缠绵中。

这个时候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李璐双臂环上韩若晨的脖子,不想理睬这些。敲门声一直不停,韩若晨停止了动作。

“谁?”韩若晨冷酷地问,被打扰了明显很不高兴。

“哥哥,是我。”是江景言悦耳清脆的声音。

“璐儿,等我下。”听见了她的声音,韩若晨的脸上有了动容,于是他整理了下衣服,穿上拖鞋去开门。李璐1脸失落地望着他的背影,将不着衣物的身子包裹在了被子里。

韩若晨开了门,江景言满眼晶莹站在他眼前,委屈地叫了声:“哥。”

“怎样了?”韩若晨见江景言这个模样,关心问。

江景言凝视着韩若晨的双目,像是受了惊吓:“我在房间里刚刚看见了好大的蜘蛛,我怕,不敢睡。”

韩若晨不以为然道:“呵呵,这有什么好怕的?”

“哥,要是我睡了,它咬我怎么办?最怕它了,帮我打死它啊!要不我今晚睡不着……”江景言的小手捉住韩若晨的手。

韩若晨皱了皱眉,犹豫了片刻,对李璐说:“璐儿,我去景言的房间看看。”而后便走去了江景言的房间。

李璐探出头望着门这边,恰好江景言也瞟了一眼李璐,两束极其不友善的眼光相撞,江景言也遇上一个令她不寒而栗的眼神。

江景言与韩若晨都离开了,李璐咬紧了嘴唇,房中只剩下了一个人,感觉委屈极了!李璐是个贤惠内敛的女人,她与韩若晨是两年前相识后订婚的,父辈是世交好友,生意上也常有来往,两个年轻人慢慢互生情素,因而就订婚了。

毕竟李璐太爱韩若晨了,每次她都会小心翼翼讨哄韩若晨家里的每一个人高兴,韩若晨的父母都对李璐这个儿媳万分满意,只是这个小姑的心思,一直让她捉摸不透。李璐与江景言见面的次数并不多,也不是太了解她。

李璐在床上静静躺了近一个小时,韩若晨还没有回来,她心中有些疑惑,不至于这么久啊。李璐正欲穿上衣服去隔壁房间看个究竟,韩若晨这个时候稍显疲惫地回来了,顺手关上并反锁了门。

“若晨,怎么去了那末久?”李璐撒娇似地问。

韩若晨没有回答,只是淡淡1笑,关了灯一手搂住李璐:“璐儿,我有些累了,明天还要早起去公司,先睡吧。”

“若晨~”李璐委屈地唤了1声,心里不是滋味。

“景言这孩子,唉。”韩若晨欲言又止,闭上了眼。

忍了好久,李璐终于忍不住说出了口:“你mm好像不喜欢我。”

“怎么会呢,你这么善良漂亮,我们家的人都很喜欢你。”

“若晨,我是说真的,你妹妹真的不喜欢我,你知道为什么吗?”李璐的语气很严肃。

韩若晨睁开了眼,愣了一愣,而后轻轻咬着她的耳朵,安慰着:“璐儿别乱想,景言还是个单纯的孩子。”

“她的思想已完全成熟了,以前伯母就说江景言性情很怪,我还不相信,现在……”李璐愤愤地说。

“好了,李璐!”韩若晨不高兴了,大喊了一声示意她打住。

李璐不敢多说了,韩若晨性格很温和,很少发脾气,但是他一旦发起脾气来很可怕。韩若晨的母亲沈蓉不喜欢江景言,由于江景言并不是他们亲生的骨肉,而是韩若晨的父亲韩峻晟一个故友的女儿,韩峻晟声称见这小女孩在孤儿院很可怜,便把她接来抚养。

李璐还在深思中,韩若晨已经睡着了。李璐可以忍耐江景言的无礼,可是如果她对韩若晨会有甚么想法的话,李璐也不是吃素的女人。

上午韩若晨开车送李璐回了家后,直直去了公司,这两天他忙着招公司新人。

韩若晨在长廊里途经设计部放慢了脚步,一眼望去虽然看不见设计总监办公室内,可是他知道她在里面。

“韩总,您好。”有两个迎面而来的漂亮女职员向韩若晨热忱地打招呼。

“嗯。”韩若晨点了点头,不再多停留,移步进了总经理办公室,性感妩媚的女秘书端上一杯咖啡,接着汇报了今天他的行程。

“今天的会议延迟到后天,我的准备资料还有点问题。”韩若晨端起咖啡小抿了一口,翻着自己的资料夹。

女秘书点头微笑:“嗯,我马上去办。”

“你去通知一下设计总监及其助理,我希望他们在后天的会议上拿出让人满意的作品。”韩若晨道。

“好的,韩总。”女秘书走出总经理办公室立刻来到了设计部。

设计总监正焦头烂额画着这次公司的新品广告设计图,手下的那一群闲人个个太靠不住了,交出的作品没有一个满意的,看来这次得大换血人员了。总监叹了口气,其实他对属下员工的要求其实不高,只是这些作品绝对过不了韩若晨的那1关,他这个人做事严谨仔细,凡事总是力求最好的。

“景言,你设计图怎样?”总监问旁边的江景言,她明显正是总监助理。

“还不行。”江景言无奈摇了摇头。

有人敲门,“请进。”总监喊了声,只见董事长秘书推门而入,他以为是来催促的,不过在听完她转述韩若晨的话语后,总算松了口气,这些设计图必须进一步修改,总算还有点时间了。

就这么劳碌的一天过去了,下班时韩若晨来到江景言的办公室叫她一同回家。

“今天哥哥不用去接璐姐?”江景言心里暗喜,收拾着资料打算回去加夜班。

“她要去参加一个朋友的生日会,我今天送你回家,好mm。”韩若晨冲她笑了笑,今晚他是打算帮江景言整理设计图。

“终于记得我了!”江景言撅了撅嘴,欣喜上前想要双手缠住韩若晨的胳膊,韩若晨却往旁边退了一步,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的。

江景言与韩若晨并肩走出门,她穿着十厘米的高跟鞋,比身高一米八一的韩若晨略微矮了一点。

走到正门,也不知地板上为什么变滑了。“啊~”江景言脚下一滑,身体失去平衡,要跌倒的时候她想抓韩若晨的胳膊寻求支持,韩若晨明明可以伸手扶她的,可他装着没有看见似地冷冷走开了。

不知道从时候开始,他对她这样乍寒乍热,让她真的很伤心。

“景言,怎么这么不小心!”传来了浑厚的声音,是董事长韩峻晟,他大步走来,江景言急忙起身。

“爸爸。”韩若晨与江景言异口同声喊着。

“若晨,你还不能走,销售部有变动,马上跟我去南区子公司一趟。”韩峻晟说,“景言你先回去。”

“嗯。爸爸、哥,再见。”江景言显得乖巧。

“下次当心点。”韩峻晟拍了拍江景言的肩膀,与韩若晨一同走出了正门。

江景言望着韩若晨的背影,心里一阵凄凉,他刚刚为什么对她那么冷淡,明明可以伸手扶她的,他却……难道是因为他看见了爸爸?

今夜,清澈而宁静,一眼望去天空一片深邃墨黑,飘着几朵乌云挡着了月亮。空阔草地上蓝色的奢华别墅中略显寂寥。

楼道上,他们不期而遇。他,黑色贵族西装散发着尊贵气息;她,粉紫色丝裙,流露出迷人风情。

“哥,你回来了。”她冲他浅浅1笑,柔美清丽流露出一丝妩媚,“爸爸呢?”

“爸爸应付一个饭局,可能还要晚一点。”韩若晨避开了她炙热的眼光。

“哥哥,我的设计图还有一点问题,想请教你一下,可以来我房间一下吗?”江景言的余光扫视了周围,没有其他人,移步走近了他。

“好。”韩若晨温顺1笑,也许没有哪一个女人挡得住他的魅惑,他如黑色郁金香,神秘而高贵,华丽而典雅,魅力愈发妖娆……

“景言~”他轻呼一声,好像看见她脸上有黑色墨笔的痕迹,伸出了一只手,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他想做甚么?他的唇离她也近了,她以为……呼吸变得急促了,她根本抵挡不住他的柔情。

她感受他熟悉的气味,眼光不敢重视他,而他只是用手轻抚她的脸颊:“呵呵,脸上好像有脏东西。”

“哦。”江景言应了一声,更多的是失落的感觉吧。

他微微一笑,手放在她肩膀上轻轻拍了拍:“景言,今晚早点休息,明天我开车送你过去。”

“送我去哪儿?”

“妈不是给你安排了相亲么,她让我明天送你过去。”

他亲口说会开车带她去见另一个男人,她的脸色有点难看,强撑住1抹笑意:“不用了,我自己会去!”

“乖,别信任了,妈妈也是为了你好,这次相亲的对象我也认识,是周氏集团总裁的2公子,品行才貌都很不错。等你见到他,一定会喜欢他的…”

还未等韩若晨说完,江景言都使劲摇头:“不要,我不喜欢。”

“听话!”

“你走开,我不要你管!”

他们争执中,迎来了一个急促的脚步,满脸怒气的贵妇沈蓉走过来,火辣辣地目光直直射到江景言的脸颊上。

“妈~”韩若晨喊了一声,他们意想到沈蓉来了,立即不再说话。

“啪——”1记狠狠的耳光扇在江景言的脸颊上,韩若晨立即把mm护在身后,质问地语气问:“妈,你这是做甚么?”

“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女人,没有我们韩家,你早就饿死街头了。给你安排了婚姻,你还不识好?你能高攀上周家2公子,麻雀变凤凰,是几世修来的福分!”沈蓉不顾形象地吼骂。

江景言没有哭,这个巴掌虽然疼,可是心早就麻痹了,沈蓉说得没错,她今日能够活得这么好,全是韩家恩赐的,她无话可说。

“明天必须去!而且你要好好表现,让周家二公子看上你。”沈蓉皱眉说,对江景言的面貌还是有信心的,送走这个讨厌的女儿,还有助于儿子的事业,何乐不为。

“妈说的你都听见了,先回房间去睡觉吧。”韩若晨对江景言冷冷地说。

他的冷漠令她的心冷得完全,江景言转身走向自己的房间。她暗自心里对沈蓉说:“欠你们的,一定还!”她希望还了这养育之恩,就断了和韩家的关系。可是,她还是很舍不得他……

江景言回到房间后,韩若晨对沈蓉说:“妈妈,以后不要对她太过分了。”

“我对她过分?如果不是她,我的晓菀怎么会死?都是被这个贱人害死的!”每次一提到晓菀,沈蓉的情绪就会异常激动,这十多年来,她一直把女儿的死归咎于江景言。

“好了,妈,别生气了,你也先回房间休息。”韩若晨无可奈何,他现在已经不会再做没有必要的解释,妈妈已经认定了,就算他说一万句,晓菀的死与江景言无关,也没用。

喜欢的麻烦点个赞,本文后续内容,请打开微信+朋友关注公众号:kanshu67 然后在微信公众号里面回复 112 便可以继续阅读

goldviagra胶囊

YINDUSHENYOU

西地那非类药物

金戈西地那非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