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坡汽车网

当前位置:

我是夏日里那只悲情歌唱的蝉

2019/11/10 来源:九龙坡汽车网

导读

终于,我像割去肌体上不觉长大的瘤子一样,在历经无数日夜的思想斗争权衡利弊后,在这个燥热难当的夏天,决然挥刀切除了这个食之无肉的鸡肋生意。

终于,我像割去肌体上不觉长大的瘤子一样,在历经无数日夜的思想斗争权衡利弊后,在这个燥热难当的夏天,决然挥刀切除了这个食之无肉的鸡肋生意。

没了赖以生存的生意就没了每天烦乱忙碌的事情,突然清闲下来的日子让人有种没抓没捞的内心空虚,在这个金钱至上的社会里,除非你有许多积蓄,否则坐吃山空的形势会使人变得更加焦躁,没有人、没有任何社会体制与福利能够满足一个无业游民的物质渴望和生活幻想,即便你垂垂老矣、即便你儿女满堂!

我是夏日里那只悲情歌唱的蝉

不过清闲下来自有清闲下来的好处,忙乱之日尚能清醒理智井然有序,正好可以利用清闲中的空茫慢慢理顺忙乱之日零乱的感受,感受烈日当空下马路上的热浪炙烤、感受城市拥堵的人车中为生存奔忙劳碌的众生像、感受电风扇整日旋转出的风雨迷幻的记忆、感受夏日蝉日夜不息传递的源源不绝的酷暑气息。

今年夏天雨多水大,各类传媒上带来的四方水涝高温的灾难消息连篇累牍。而我只能固守在自己的斗室,细心聆听来自远方的消息,用心感受随水漫涨传来的蝉声蛙鸣。那是一种久违的亲切,也深藏着心中难以言说的怀念与惆怅!

我是夏日里那只悲情歌唱的蝉

在城市的深处鸷伏的太久,除了某时某刻因为某点事物的敏感触发,蛙鸣与蝉声一般都只是在回忆与梦境中出现,可能是因为今年水大,静夜的蛙鸣以及白天的蝉声感觉一下子都飘进了城市,让我在愕然和亲切中陷入回忆。

许多年漂迫日久,家乡夏天一年年洪水的印象和村旁林中不息的蝉鸣一直死死跟着我的记忆,无论我到哪里,都会在夏天看见雨的时候、听见蝉声的时候、甚至在工厂的车间,小饭店小旅馆嗡嗡叫的电扇声里感受到雨声。那嘈杂的、似是而非的雨声会强烈勾起我的记忆。记忆里,满是阴郁低垂的天空,满是波涛汹涌的宽阔的河面,我一个人走在阴空下坑洼泥泞的淮河大堤上去给病中的母亲渡河抓药。还有蝉声伴着雨后的湿热,一阵阵袭扰心情烦乱却又无法排遣的漫漫时光!当然也有“蝉鸣林愈静”的清幽宁静。一群穿裤衩的放牛少年不是在林间围着大一点的伙伴听故事就是像鱼鹰一样,飞跑着扑进宽阔的大河,在浪中追逐嬉闹,常常忘了自己无人看管的黄牛跑进了稻田。

我是夏日里那只悲情歌唱的蝉

那时的蝉声悠长的会绵延整个漫长的暑假,在反反复复起起落落的蝉声里,在稀里糊涂懵懂无知的少年时光,在寒来暑往风雨飘摇的自然生态下,故乡的林间不仅留下了少年和牛的身影,也留下了蝉声中诵读蝉诗的朗朗书声:

一壳空空纸样轻,风前却有许多声。

叫来叫去浑无事,叫到诗人白发生。

说露谈风有典章,咏秋吟夏入宫商。

蝉声无一添烦恼,自是愁人在断肠。

杨万里的《听蝉》八首早已记不全了,当时更是不解其意,及至后来走入社会有暇重读才深深理解并印记深浓。而在流落江南的一个个从夏到秋的草丛生活里,我更是有大量的时间在陋室听雨,在楼头望风、在异乡难耐的暑热里品味司空曙的《新蝉》

今朝蝉忽鸣,迁客若为情。

便觉一年谢,能令万感生。

微风方满树,落日稍沈城。

为问同怀者,凄凉听几声。

还有白居易的几首《早蝉》,其一:

月出先照山,风生先动水。亦如早蝉声,先入闲人耳。一闻愁意结,再听乡心起。渭上村蝉声,先听浑相似。衡门有谁听?日暮槐花里。

类似的历代名家咏蝉诗词读过很多,其中大多以蝉自喻,或自寓儒雅高洁,或悲叹命运多舛、或隐喻生不逢时、或哀叹岁月匆匆,但更多地都是因蝉音嘶鸣从而听出一种寂寥的萧条,在萧条的寂寥中黯然伤怀时光的流失和韶华的难再!还有客居异乡的孤独及孤独的暑气中因窗外偶然的一丝凉风触发的黯然秋意。

那种感觉是我早年读诗不求甚解的后来才深刻领悟的生活滋味。那也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那种滋味对于一些锦衣玉食天生富贵的人们来说也许是终生都不会有过的人生感触。

同样的夏天同样的暑热,我却能在几百年后几千年后的今夏读懂一个个先贤在嘶哑的蝉声里留下的惆怅,因为我也曾像他们一样,在满怀理想的青春或孤单或飘然地宦游或漂流。前途的渺茫,生活的坎坷,久历的风霜,都成就了一个人在他生命的夏天从单调枯燥的蝉声里所能听出的别样人生。

十年一代,十年里会有许多生命和生活的变化。普希金《渔夫的故事》像命运的魔咒,一直在人世间反复上演。那里面的欲望、贪婪、野心和无度催生的生命戏剧也一直在人世间反复上演。生命在其中积聚和体会的苦乐也会以另一种生命的形式里演化滋生,那是一种纯个人生命的感悟,但也会在相似的生命群体的感受上灵犀相通。

二十多年前的某一个夏天,我曾在东南某个海边小城整日于寂寞苦闷中守着长夏的蝉声,十多年前东南某海港城外,我又一次守着长夏的寂寞,守着寂寞里日夜不息的蝉声每一次的白天都被阳光和蝉声塞满,每一次夜晚门前都有草丛里的寒蛩在斜月西照的宁静里跟我辗转的无眠无声交流着流离的轻愁。也是那时,我无由地喜欢上了李商隐的诗,思乡、怀远、伤感、念旧,据说人类生命起始的故乡才是漂泊者灵魂皈依渴望回去的最后家园,尽管那里早也是故垒萧萧芦荻秋了!

本以高难饱,徒劳恨费声。

五更疏欲断,一树碧无情。

薄宦梗犹泛,故园芜已平。

烦君最相警,我亦举家清。

忽然想起自己真的就如李商隐笔下那只欲栖高处自难饱腹,虽带恨声实也徒然的凄凉苦禅。虽餐风饮露,居高清雅,然而声嘶力竭地鸣叫却难求一饱!而许多年他乡沦落,梗枝漂流,家乡田园早已荒芜,可我还一年年踟蹰在城市的街头,徘徊在夏天的路口,守着一如既往的穷困、庸碌、寂寞与无奈!唯一的指望就是等待着那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人们在党的领导下把我们带进共同富裕的生活。这不是瞎掰,前天我还在认真学习总书记有关最后脱贫攻坚的讲话。她鼓舞了我的信心,让我看见了光明与未来,尽管将来的岁月还会有若干个夏天,不息的蝉声还会继续向我无休止地警示,我是个举家清的无产者、是夏日里那只悲情歌唱的蝉!

文章原创,文中图片来与网络。搜索远天的云,关注本人更多文章

吃了伟哥后的效果图

印度神油学名

万艾可(伟哥)补肾壮阳

伟哥可改善肌营养不良实验鼠心脏功能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