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坡汽车网

当前位置:

在拍摄中国女排集训生活散记的日子里

2019/11/09 来源:九龙坡汽车网

导读

文 | 谷野图 | 何绍教去年二、三月间(1981年),我们湖南电视台采访了在湖南郴州体育训练基地集训的中国女子排球队,拍摄了《中国

文 | 谷野

图 | 何绍教

去年二、三月间(1981年),我们湖南电视台采访了在湖南郴州体育训练基地集训的中国女子排球队,拍摄了《中国女排集训生活散记》电视记录片。虽时过境迁,但一些无法摄入镜头的所见所闻至今历历在目。

在拍摄中国女排集训生活散记的日子里

“拍不好让她们重来”

我们知道,中国女排来郴州,并不是因为这里的条件特别好,而主要是为了避开一些不必要的社交活动和其它干扰,专心致志地求得排球战术上新的提高,迎接一系列重大的国际比赛。离第三届世界杯排球赛亚洲区决赛只有一个月了,真是一寸光阴一寸金啊!

拍这部片子,我们为自己长时间给她们带来的干扰而深感不安。领队张一沛,教练袁伟民、邓若曾,中国青年女排教练曲培兰等同志却鼓励我们,坚信我们一定能拍好电视片。我们有什么要求和问题,尽管提出来,彼此共同商量。他们还对我们的拍摄计划提出了宝贵的建议。

湖南的春天雨纷纷。直到室内训练的镜头基本拍完,赴香港的日程迫近,天气仍不肯放晴,我们焦急,他们也焦急。一天上午,太阳终于露出笑脸,我们立刻找领队教练商量,下午把室外身体素质训练的一组镜头抢完。他们爽快地进行了安排,并热情地说:“下午这堂课由你们指挥。”“拍不好让她们重来”。

下午二时开始,女排队员们跑步,跳台阶,背沙袋跳和一百六十五公斤杠铃负重,挺举……不到二小吋,彩色胶片记录下她们汗水挥洒的英姿,我们心中也刻下了她们的一片真诚。

“还不到欢呼胜利的时候”

教练袁伟民,平时风趣、开朗,象是女排队员们的兄长。在训练场上,摄影机前,他却非常严峻。他有时候克队员,连我们都觉得过份。两种形象很难统一。晚间,我们上楼去找随队采访著名作家鲁光同志。推开门,老袁正坐在房间里和鲁光同志闲聊。他语气沉重地回忆起一九六六年参加世界排球锦标赛的往事:

“……那一次我们劲头很大,下了决心要去夺冠军杯。第一场就是对当时的世界冠军捷克队。我们上场就送了他们一个二比〇。谁知第三场越打越不顺利,越打越急躁,最后反以二比三失利。第二天,又输给了实力比我们弱的南斯拉夫队,我们跌出了决赛圈。回到驻地后,大家边洗澡边放声大哭……在我们队实力最强盛的时期,我们没有为祖国夺得荣誉……”。房间比较大,老袁又坐在离台灯很远之处,我们仍然看到了他眼睛中闪烁着泪花。我们这时深深地理解了他曾说过的一句话:象攀登珠穆朗玛峰一样,在八千米的高度上,还不是欢呼胜利的时候,也心领了他严格要求严格训练的原因。

包裹与电影

郴州国庆路邮电局离体育训练基地只有一里路,常收到女排运动员家长给她们寄来的包裹,但所有的包裹几乎都不能在规定的时间里取走,邮局同志对女将们的拖拉作风常有不满。后来向基地的同志打听,才知道女排的训练项目白天晚上都排得满满的,脑子里就只有一个球,总把取包裹一类的事忘得干干净净。邮局同志的不满变成了钦佩。

为了丰富和活跃一下文化生活,负责接待的同志准备安排全体女排看几场电影,先问她们喜欢看那几部。她们却说,不管新片、老片都爱看。她们的回答使那位接待同志很不理解:她们怎么对一些早已上映过的老片子都一无所知,都想看呢。后来才弄清了,她们一年到头看不到几场电影,说是没时间。怪不得教练偶而让队员们看一晚电视,大家就象放假一样高兴,很早就坐到电视机旁去了。

运动员与收发员

一天上午,规定的训练课目练完了,队员们纷纷去洗澡。二传手孙晋芳却没有走,还默默地、躺在高凳上练着腹肌。我们走过去问她苦不苦,她爽朗地说:“怎么不苦!有时候摔在地板上就不想再爬起来了。”她笑一笑又说:“我有时也想,马上就离开排球队,到一个什么小单位去当当收发员,或者看看大门。”我们大家笑起来。停一停她又补充说:“不过说老实话,我们练得还不如日本队,她们那才苦呢!”

我们常目睹有的队员累得掉眼泪,也知道晚上睡觉大腿都抽筋。训练场上,却不见有谁说过一个“累”字,倒看见在战术训练的片刻休息中,许多队员睡在地板上还在那里练仰卧起坐,请人帮着压腿。一次女排和男子联队打对抗表演赛。这些男同志中有湖南省女排教练,新疆男排教练和协助女排训练的男运动员。他们人高臂长,比赛又是用的女排网高,占有很大的网上优势。这天女排主力队员有四个例假,本应休息。但大家都不肯,她们说:“要是正式比赛也不打?上!”当我们拍摄完时才知道这件事,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为了祖国的排球事业,这些巾帼们把什么都抛在脑后了。

我们的遗憾

一天,曹慧英的男朋友,高高大大的殷勤同志,从北京出差去长沙,专程取道郴州来看她,时间只有一天。两人久未见面,有多少话要说啊!我们估计这位老将会休息一天。不料一进训练馆,曹慧英和她的男朋友已先一步到达了。殷勤同志坐在旁边,曹慧英同志则在场上滚翻摔打。练完了规定的项目后,曹慧英同志又去练传球,殷勤同志就在旁边给她捡球、递球……因为种种原因,我们没有能拍下这生动的镜头。一直到编辑这部电视纪录片时,我们仍感到深深的遗憾。

在拍摄中国女排集训生活散记的日子里

西地那非粉什么样的

伟哥真的有用吗

吃了伟哥会怎么样_吃了女版「伟哥」女性也可以一夜嘿七次吗?

威尔刚什么价格表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