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坡汽车网

当前位置:

房租背后奸与商

2019/11/09 来源:九龙坡汽车网

导读

1在单级权利体系下生活,不轻易指控他人,是基本美德。这类权利关系下,多数社会事务的真正责任方只有一个,而这个最大的责任体,常常又青睐

房租背后奸与商

1

在单级权利体系下生活,不轻易指控他人,是基本美德。

这类权利关系下,多数社会事务的真正责任方只有一个,而这个最大的责任体,常常又青睐以杀鸡儆猴的方式来规避风险。

比如说,城市拥堵是谁的责任?只能是网约车平台和外地车辆的问题。房价高是谁致使的?明显是炒房团。而p2p爆雷导致社会不稳是谁的错?自然是媒体煽动恐慌情绪。贫富差距为何大?由于有明星偷税漏税。

在现有的体系下,一定要有人来为全部体系承担罪行。因此,一个掌握话语权的个体倘若轻易对他人做出指控,最后的结果,就是为他人递刀。

这类意义上,刚刚高调离职的胡景晖,便是一个递刀者。

2

不了解前因的可以先看这篇冲冠一怒为房租。

北京的房租延续上涨,民怨沸腾。

中介是最直接的涨价者,也是大家眼里最直接的获益方。因此,当房租话题开始炒热,几家中介自然如履薄冰。不论是链家、我爱我家还是其他,都难免要为此背锅。

作为两重责任的承担者,中间人向来都是最好的背锅侠。当我爱我家副总裁胡景晖主动引火烧向对手,其实便等同于引燃了这个行业。

因此,我对胡景晖今天所扮演的形象表示谨慎质疑。一个浸淫行业10八年的高管,不可能不明白自己言论对行业和公司的影响,更不可能不明白房租增长背后的真实逻辑。将房租归罪于资本和几家公司,除为他人递刀和以“公众良知”哗众取宠以外,几乎没有建设性可言。

我更愿意理解为,这起纠纷背后仍有不为人知的利益纠纷。

3

房租为何涨,有一系列文章讲的很清楚了。

比如说,那些关于房租的谎言和蠢话,这篇从基础原理上解释了为何从长时间来看,中介掀不起真正的价格波涛。

北京的房租为什么会涨?根子还是供给问题。

从去年开始,打击群租房、拆违建、减少土地供应量等等,使得供给突然短缺,出现了房屋租赁问题的总爆发。

比如,群租房是公众以自我承当风险为代价换取的价格同享机制,与此同时,其实也提高了房东的收益。但当群租房模式由于“安全隐患”的问题被排除,事实上就等同于强迫所有人消费升级。供给减少,需求增加,自然价格要涨。

4

不少人理解中,抢房源理解为要控制市场。比如说,大家囤房不租出去,就能够抬高市场价格,或,把市场上的房源给抢光,就能够决定市场价格。

这些都是对中介商业模型的不了解。中介机构如果要在市场上盈利,首先要做的是提升房屋周转率,提高交易效率。房屋空置,是一笔极大的开支。

我的朋友刘远举在一篇文章的点评里估算了数字,“囤房空置三个月,本钱大约是180亿,可能吗?”

而在中国,由于经济的不确定性和供需的极度不平衡,房屋租赁市场正在从C2C向C2B2C转型。也就是长租模式。

这个模式不论如何哄抢房源,都要比原有的C2C模式更好。早几年来北京租房的同学都清楚,不被黑中介宰几刀,简直不配叫北漂。原有的C2C模式当中,存在太多信息不对称,因此,有大量黑中介借此成为二房东乃至3房东。这才是真正的推高房租价格。

C2B2C的模式,其实是消灭了在C2C模式中可能存在的陷阱,租赁企业在这个模式里,也会承当更多的主体责任。在这个模式里,赚钱的方法只有两个,(1)做大市场蛋糕,提升交易效率(2)预估市场风险,赚风险管理差价。

而如果资本参与要烧钱,也只会提高收房价格、下降租房价格来快速抢占市场。换句话说,如果有资本铁了心要烧钱搞补贴,只会让现在猛涨的房租价格反而受到一些抑制。

5

多数对市场经济的监管行动,都被证明是作秀。

比如说,今天北京十家中介被约谈,要求把存量房源全部投入市场。这就有点可笑了。如果说开发商有房不卖还有点道理,中介有房不租,简直就是坐等市场被他人蚕食。

《中间人经济》的作者提出过一个数据,中间人经济在美国经济总量中最少占1/3。而真正市场化的中介,一定必须为买卖双方同步创造价值才有可能生存。

因此,现在的情势是,房租涨价的始作俑者,捉住他人递过来的刀,荒唐地开了几个会提了几个整改措施,让大家都去指控这个链条上的另外一群受害者。

这倒是我们的一贯作风。一旦民意哗变,立刻斩掉几个奸商。

真不知从领英转去新派公寓的沈博阳,是否是感受到了些许飕飕冷风。

题图来自恬不知耻的街头摄影师Mr.Who

房租背后奸与商

西地那非片治疗什么

pinkfemaleviagra

威尔刚怎么用法用量

pinkfemaleviagra

标签